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精选 >

想起外祖母亲情文章

时间:2020-11-18来源:宋朝文学网

外祖母走了有三年了,三年里每每想起,竟记不得她的模样,只记得过去过的细节生活过的场景。人健在的时候,想起来总是生龙活虎,年纪再老,面容身段都是鲜活的。人一旦死了,再想起,面目慢慢模糊了,渐成一片混沌。这是死亡黑暗吞噬的缘故吧,死总是决绝地带走一切。

三年里,返乡多回,去过两三次外祖母家。老房子拆了,当年生活的印迹零落一地不可收拢。屋后竹林里,新笋一年又一年冒出来,老竹子稀稀落落。

舅舅新家里,晚年外祖母用过的衣橱还在。那旧衣橱装了外祖母一辈子的时光。铜把手有岁月的包浆也有外祖母的手泽,轻轻打开,当年的味道当年的气息兜头而来,既陌生又熟悉。

没有了外祖母,就不再有外婆家了。两个舅舅家离得远,各过各的日子。舅舅见了我,也热情也生疏,不是黑龙江中亚医院是公立的吗亲人是亲戚了。大家坐一起有说有笑,但总有些匆忙的样子,不复当年与外祖母坐屋檐下烤火说话的负暄之乐。

当年谈笑的辰光,从不觉得外祖母有多重要。她实在太平凡了,和乡野间任何一个老人没任何两样,一辈子窝在那个叫新浒的小山村,没去过几次乡镇更没去过几次县城。

外祖母七十多年的,受尽欺负,受尽坎坷,但没说过一句狠话,没做过一件坏事。外公去世早,我母亲当时十来岁,三个舅舅都是孩子。自此母子相依,日子贫苦中一天天捱去。没吃的,找一点野菜果腹。玉米糊、疙瘩汤、红薯饭、南瓜粥,过得贫瘠也甘腴。

早些年,我家穷,饭不够吃。外祖母家田地多些,偶尔她背着几十斤米送过来。米太重,佝偻着背走几步又得卸下来歇会。走到对门山上就喊我们,说走不动了,让人去接。那时候她已经四川癫痫病医院在哪里是五六十岁人了,繁重的体力劳动让身体过早地衰弱下来。接过米,她慌着往回赶,说家里还有一堆事。我看着她一次次揉揉腿,佝偻着身体下山。

有一年乡里说外婆家得给外孙做红袋子,放一个苹果,放一枚鸡蛋,放一块镜子,保外孙一年平安。外祖母专程送到我家,还是家门没进,站在稻床外,把东西亲自交给我和弟弟,然后慢慢一步步拖着脚擦着地回家。二十几年过去,我还记得那苹果真香,那鸡蛋真香。我再也没有吃过那么香的苹果那么香的鸡蛋。

前天晚上在郑州家里,和我妈闲聊,说过去二十多年里,每年的大年初一或者初二,总要去外祖母家。那一大桌子菜,真好吃,经常想。现在回忆起来,不过普通的鸡鸭鱼肉青菜豆腐粉条海带。可是留在脑海中的,每一道都是美食。这些年我吃了多少山珍海味,一个也记不住,都不如外祖母半侧性癫痫持续状态的症状表现做的家常菜好吃。

老了之后,外祖母烧出来的饭菜不是太咸就是太淡,甚至忘了放油,把菜烧糊了。节日里我们去时,她忙前忙后张罗一桌饭菜。母亲嘴直,骂她把菜烧坏了,一把年纪,以后来人不要亲自做饭了,让儿媳妇做。她唯唯诺诺赔笑,一声不发。

然后,外祖母更老了,随大舅二舅轮流过。家里的锅灶给了小舅。我再去时,她每每挣扎着起来说要做一碗糖鸡蛋,慌得赶紧按下她。再后来,她什么也做不了了,每次吃饭,悄悄捧着碗站在一旁。再后来,站不起来了,坐在椅子上吃得饭粒糊了一嘴。

记忆中,外祖母总是站着吃饭。桌子再空,也不大落坐。来我家,也多好站着,偶尔甚至在灶台下吃。我们看不过,拖她坐下,她也是侧身坐在板凳尖上。

我不知道外祖母的名字,不知道她生于郑州有专业治疗癫痫病医院吗哪一年。我只知道她死在二�一二年六月二十八日。那天天气真好,那天真坏。

二�一六年我没写过文章,今天是一月八日,刚从河南家里回到安徽家里。合肥难得的好天气,晴朗温暖,我想起外祖母了。按照岳西风俗,腊月里她要下葬,从此入土为安,在地下保佑着我们后辈。

附记:打电话问我妈,她告诉我,外祖母叫秦桂香,生于一九三五年八月初五午时。

秦桂香,是个好听的名字,有秋天的桂香气。枇杷晚翠,桂树也晚翠,外祖母一生暗淡,不曾翠过。她七十多年的日子,平常得像屋后竹林里一片片纤细的竹叶,清清淡淡。

外祖母念过书,在乡村课堂教过书。一生好清静,厌喧嚣,旧衣服破衣服一尘不染,晚年信奉基督教,常年戴老花镜读《圣经》,日夜不绝。

上一篇:那年初遇,你站在花下 - 爱情美文 - 散文网 - -

下一篇:又见格桑花心情随笔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