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情感日志 >

针灸大成原文及翻译

时间:2019-12-05来源:宋朝文学网

  《针灸大成》记述历代名家针灸医案,为对明以前针灸学术的又一总结,是学习研究针灸的重要参考著作。以下是小编收集的原文及翻译,欢迎查看!

  (一) 诸家得失策

  【原文】 问:人之一身,犹之天地。天地之气,不能以恒顺,而必待于范围之功【2】;人身之气,不能以恒平,而必待于调摄之技【3】故其致病也,既有不同;而其治之,亦不容一律【4】。故药与针灸,不可缺一者也。然针灸之技,昔之专门者,固各有方书【5】,若《素问》、《针灸图》【6】、《千金方》、《外台秘要》,与夫补泻、灸刺诸法,以示来世矣【7】。其果何者而为之原欤?亦岂无得失去取于其间欤【8】?诸生以是名家者,请详言之【9】!

  【语译】 问题:人的全身就好象那天地。天地间的“气”不可能经常顺利,必须有赖于人们的制约作用;人身的“气”也不可能经常平和,必须有赖于调养的方法。因为人们的生病既然各有不同,治疗的方法也就不可能是一个样,所以药和针灸都是一样也不可缺少的呵!可是针灸的技术,过去的专门家早已有各种医学著作,如《素问》、《针灸图》、《千金方》、《外台秘要》,以及那补泻、灸刺等多种方法传给后人的了,到底那些是它的本源呢?这中间是否也有得失、去取可谈呢?各位生员是这方面的名家(是以这方面著称的),请详细谈谈这方面的情况吧!

  【原文】 对曰:天地之道,阴阳而已矣;夫人之身,亦阴阳而已矣【1】。阴阳者,造化之枢纽,人类之根柢也【2】。惟阴阳得其理,则气和,气和则形亦以之和矣【3】。如其拂而戾焉,则赞助、调摄之功,自不容已矣【4】。否则,在造化不能为天地立心,而化工以之而息;在夫人不能为生民立命,而何以臻寿考无疆之休哉【5】?此固圣人赞化育之一端也,而可以医家者流而小之耶【6】?

  【语译】 答卷:天地间的原理不过阴阳而已;人们的一身也是阴阳而已。阴阳是天地创造和变化的关键、纽带,是人类的根本。只有阴阳协调了“气”才能和,“气”和了“形”也跟着就和了。假如是违反了规律而出现逆乱情况,那末人们的协助和调理的工作,自然就成为不可缺少的了。如果不是这样,对于自然界就不能给天地建立思维——弄清它的运行规律,那末运行变化的作用会因此出现障碍;对于人类也就不能给百姓建立命运——掌握自身的变化规律,那怎么能达到长寿无比的好境界呢?这本该就是圣人参赞天地、化育万物工作的一个方面,岂可以因为是医家一些人的事而小看它吗?

  【原文】 愚尝观之《易》曰:“大哉乾元!万物资始”;“至哉坤元!万物资生”【1】。是一元之气流行于天地之间,一阖一辟,往来不穷【2】。行而为阴阳,布而为五行,流而为四时,而万物由之以化生【3】。此则天地显仁、藏用之常,固无庸以赞助为也【4】。然阴阳之理也,不能以无愆,而雨旸、寒暑,不能以时若,则范围之功,不能无待于圣人也【5】。故《易》曰:“后以裁成天地之道,辅相天地之宜,以左右民【6】。”此其所以人无夭札、物无疵厉,而以之收立命之功矣【7】。

  【语译】我曾经看了《易经》上说的:“伟大呵乾这一卦,万物由这而开始”;“好极呵坤这一卦,万物由此而产生。”这是由于元气运行在宇宙中间,或闭或开,循环不止。分开来成为阴阳,排列成为五行,周转成为四时,所有生物都由此而变化、生长,这就是天地表现出恩施、备用的正常作用,固然是不必依靠人们的协助而做到的。可是阴阳的运转规律不可能没有差错,那天晴、下雨、寒暑变换,不可能经常顺当,因此制约的工作就不能不依靠圣人来做呀。所以《易经》上说的:“国君用以制约和顺从(成全)自然界的发展规律,配合(适应)自然界的相宜情况,指挥、引导人民。”这样才能使人民没有夭伤,物类没有疾病,因而收到掌握命运的功效了。

  【原文】 然而吾人,同得天地之理以为理,同得天地之气以为气【1】。则其元气流行于一身之间,无异于一元之气流行于天地之间也。夫何喜怒哀乐、心思嗜欲之汩于中,寒暑风雨、温凉燥湿之侵于外【2】。于是有疾在腠理者焉,有疾在血脉者焉,有疾在肠胃者焉【3】。然而疾在肠胃,非药饵不能以济;在血脉,非针刺不能以及;在腠理,非熨焫不能以达【4】。是针、灸、药者、医家之不可缺一者也。夫何诸家之术惟以药,而于针、灸则併而弃之,斯何以保其元气,以收圣人寿民之仁心哉【5】?

  【语译】可是我们人类同样是以天地之理为理,以天地之气为气。因其如此,那元气的运行在一身之中,无异于是元气运行在天地之中啊。但无奈何喜怒哀乐、心思嗜欲从内部扰乱,寒暑风雨、温凉燥湿从外部侵犯,这样就有发生在腠理的病,有发生在血脉的病,有发生在肠胃的病。那些在肠胃方面的病,不用药物就不能有所补益;在血脉方面的病,不用针刺就不能触及;在腠理方面的病,不用热熨、艾灸就不能通达。因此,针、灸、药三种治法,医家是一样也不可缺少的呀。那怎么各家的治法光是用药,把那针和灸却一起抛弃掉,这将靠什么来保全元气以实现古代医家使人民长寿的一片好心呢?

  【原文】然是针与灸也,亦永易言也【1】。孟子曰:“离娄之明,不以规矩,不能成方圆;师旷之聪,不以六律,不能正五音【2】。”若古之方书,固离娄之规矩、师旷之六律也【3】。故不溯其源,则无以得古人立法之意;不穷其流,则何以知后世变法之弊【4】?今以古之方书言之,有《素问》、《难经》焉,有《灵枢》、《铜人图》焉,有《千金方》、有《外台秘要》焉,有《金兰循经》、有《针灸杂集》焉【5】。然《灵枢》之图,或议其太繁而杂;于《金兰循经》,或嫌其太简而略;于《千金方》,或诋其不尽伤寒之数;于《外台秘要》,或议其为医之蔽;于《针灸杂集》,或论其未尽针灸之妙【6】。溯而言之,则惟《素》、《难》为最要。盖《素》、《难》者,医家之鼻祖,济生之心法,垂之万世而无弊者也【7】。

  【语译】可是针和灸也不是容易谈的呀。孟子说过,“像离娄那样好的视力,不用圆规、角尺,不可能画成正方正圆;像师旷那样好的听觉,不用“六律”,不可能校正标准的五音。像古代传下的医书,当然就好比离娄所用的“规”“矩”、师旷所用的“六律”一样重要。所以不追溯它的本源,就无从了解古代医家立法的用意;不穷尽它的末流,那怎能知道后世变法的弊病。现在就从古代的医书来谈,有《素问》、《难经》呀,有《灵枢》、《铜人图》呀,有《千金方》、有《外台秘要》呀,有《金兰循经》、有《针灸杂说》呀。可是《灵枢》的图,有人说它太繁而杂乱;对《金兰循经》,又有嫌它太简略;对于《千金方》,有人诋毁它没有完整记载《伤寒论》的条文;对于《外台秘要》,有人议论它医理隐蔽不清;对于《针灸杂说》,有人说它没有说完针灸的精妙。追溯其本源来说,那只有《素问》、《难经》最为重要。因为《素问》、《难经》是医学著作的始祖,济助人民的心得、妙法,一直传到万代也是没有弊病的呀!

  【原文】夫既由《素》、《难》以溯其源,又由诸家以穷其流。探脉络,索荣卫,诊表原发性和继发性的区别里;虚则补之,实则泻之,热则凉之,寒则温之【1】。或通其气血,或维其真元【2】。以律天时,则春夏刺浅、秋冬刺深也;以袭水土,则湿致高原、热处风凉也【3】。以取诸人,肥则刺深、瘠则刺浅也【4】。又由是而施之以动、摇、进、退、搓、弹、摄、按之法,示之以喜、怒、忧、惧、思、劳、醉、饱之忌,穷之以井、荥、俞、经、合之源,究之以主客、标本之道,迎随、开阖之机【5】。夫然后,阴阳和、五气顺、荣卫固、脉络绥,而无壅滞痿痹之患矣【6】。不犹圣人之裁成、辅相,而一元之气周流于天地之间乎?

  【语译】 这样既从《素问》、《难经》以追溯它的本源,又从各家的著述以了解它的支流。探讨经络,辨析营卫,分清表里,虚证用补法,实证用泻法,热证用凉法,寒证用温法。或是通调它的气血,或是维护它的元气。效法天时,例如春夏时气血浮浅,针刺要浅一些,秋冬时气血深沉,针刺要深一些;顺应地理,例如对属寒湿的病证,安置到高地,燥热的病证则安置到风凉处。根据人的不同情况,则肥人要刺得深些,瘦人要刺得浅些。进而又给施行动、摇、进、退、搓、弹、摄、按等手法,并指出喜、怒、忧、惧、思、劳、醉、饱等禁忌,穷尽井、荥、输、经、合的本源,探究主客、标本的道理,迎随、开合的补泻法。经过这样之后,阴阳协调,五脏之气顺理,营卫坚固,经络安和,那就没有阻滞、痿痹的疾患了。不是就象圣人对天地的调节、配合作用一样,让元气能周流于天地之间的情况么?

  【原文】 先儒曰:“吾之心正,则天地之心亦正;吾之气顺,则天地之气亦顺【1】。”此固赞化育之极功也。而愚于医之灸刺也,亦云【2】。

  【语译】 先前的儒家有说过:“我的心正,天地之心也就正;我的气顺,天地之气也就顺。”这当然是圣人赞助天地化育万物的最大功劳,而我对于医学中的灸刺方法也是这么说——也是同样看待。

  (二)头不多灸策

  【原文】 问:灸穴须按经取穴,其气易连而其病易除。然人身三百六十五络,皆归于头,头可多灸欤?灸良已【1】,间有不发者【2】,当用何法发之?

  【语译】 问题:灸法应当按经取穴,这样使气容易贯通,疾病也容易祛除。可是人的全身有三百六十五络,都是汇聚到头部,头部可以多灸的么?又有灸的方法很对,但有的没有透发成灸疮,这应当用什么方法促使它透发呢?

  【原文】 尝谓穴之在人身也,有不一之名;而灸之在吾人也,有至一之会。盖不知其名,则昏谬无措【1】,无以得其周身之理;不观其会,则散漫靡要【2】,何以达其贯通之原。故名也者,所以尽乎周身之穴也,固不失之太繁;会也者,所以贯乎周身之穴也,亦不失之太简。人而知乎此焉,则执简可以御繁,观会可以得要,而按经治疾之余,尚何疾之有不愈,而不足以仁寿斯民也哉【3】?

  【语译】 平时曾经说过,人身上的穴位有许多名称,而我们应用灸法却要知道它统一的会聚所在。因为不了解其名称,那就杂乱得无法掌握,没法知道全身的机理;不看到其会聚所在,那就散漫得没有纲要,靠什么来达到相互贯通的本源呢?所以名称这东西,是用来搞清楚全身的穴位,当然不能失之于太繁(不是越多越好);会聚这概念,是用来贯通全身的穴位,也不能失之于太简。人们懂得这个道理,那就执简可以驭繁,看到会聚所在,就能掌握其要领。这样在按经取穴的基础上,还有什么疾病治不好,而不足以使人民达到长寿呢?

  【原文】 执事发策【1】,而以求穴在乎按经,首阳不可多灸及所以发灸之术【2】,下询承学【3】,是诚究心于民瘼者【4】。愚虽不敏【5】,敢不掇述所闻以对【6】。尝观吾人一身之气,周流于百骸之间,而统之则有其宗;犹化工一元之气【7】,磅礴于乾坤之内【8】,而会之则有其要。故仰观于天,其星辰之奠丽【9】,不知其几也,而求其要,则惟以七宿为经【10】,二十四曜为纬【11】;俯察于地,其山川之流峙,不知其几也,而求其要,则惟以五岳为宗【12】,四渎为委【13】,而其他咸弗之求也【14】。天地且然,而况人之一身?内而五脏六腑,外而四体百形,表里相应,脉络相通,其所以生息不穷,而肖形于天地者【15】,宁无所纲维统纪于其间耶【16】!故三百六十五络,所以言其烦也,而非要也;十二经穴,所以言其法也,而非会也。总而会之,则人身之气有阴阳,而阴阳之运有经络,循其经而按之,则气有连属,而穴无不正,疾无不除。譬之庖丁解牛【17】,会则其凑【18】,通则其虚【19】无假斤斫之劳【20】,而顷刻无全牛焉。何也?彼固得其要也。故不得其要,虽取穴之多,亦无以济人;苟得其要,则虽会通之简,亦足以成功,惟在善灸者加之意焉耳。

  【语译】 执事先生出试题,拿取穴要按照经络,头部不可多灸以及用来促使灸疮透发的方法下问学生,这的确是关切人民的病痛的。我虽然很愚笨,岂敢不收集转达所听到的(知识)来回答。平时观察我们全身之气运行于四肢百节之间,统率这气的是有它的总领;象宇宙中一元之气充满于天地之间,而会合这气的有它的总领一样。所以仰起头看天,那星象的分布不知多多少少,如果掌握了它的要领,那只有北斗七星是它的“经”,其余星宿是它的“纬”;低下头看地,那山川的高耸和流衍不知多多少少,如果掌握了它的要领,那只有“五岳”是最高的山,而“四渎”则是最大的水,对别的山川都可不必去过分追究。天地是这样,何况人的一身,内部有五脏六腑,外部有四肢百节,表里相合,脉络相通,它所以能代谢不止,象天地间的万物一样的,难道没有一个作为总领的统率在它们中间的吗?所说的三百六十五络,这是属于细节方面,而不是总领。作为总领的,那就是人身之气分为阴阳,而阴阳气血的运行有赖于经络。沿着经络来考察,那就气血有所归属,取穴就没有不正确,疾病没有不去除。譬如厨师的杀牛,刀的会合看准它的肌肉间隙,用刀通导也看准它的空虚部位,不须借助斧劈的劳累,不多久就把牛全部解体了。这是什么道理呢?就是在于他掌握了那要领啊!所以不掌握那要领,虽然取穴很多,对病人也没有帮助;假如掌握了要领,虽然会合、通导的部位很简单,也能收到好效果。这道理只有在善于灸治的人加以用心罢了。

  【原文】 自今观之,如灸风而取诸风池【1】、百会,灸劳而取诸膏肓、百劳【2】;灸气而取诸气海,灸水而取诸水分;欲去腹中之病,则灸三里,欲治头目之疾,则灸合谷;欲愈腰腿,则取环跳、风市;欲拯手臂,则取肩髃、曲池。其他病以人殊,治以疾异,所以得之心而应之手者,罔不昭然有经络在焉【3】。而得之则为良医,失之则为粗工,凡以辨诸此也【4】。

  【语译】 从临床实际来看,象灸治风病取用风池、百会,灸治虚劳取用膏盲、百劳,灸气症则取用气海,灸水肿则取用水分;要治腹部疾病则灸足三里,要治头目病症则灸合谷,要治腰腿病则取环跳、风市,要治手臂部病则取肩髃、曲池等。其他,病症因人而异,治法又因病症而异,临床所以能做到得心应手的,无非是有明白无误的经络理论在指导。能够掌握这个的就成为良医,否则就成为粗工,用以区分的就在于此呀!

  【原文】至于首济南哪个医院专治癫痫为诸阳之会、百脉之宗,人之受病固多,而吾之施灸宜别。若不察其机而多灸之,其能免夫头目旋眩【1】、还视不明之咎乎【2】?不审其地而并灸之,其能免夫气血滞绝、肌肉单薄之忌乎?是百脉之皆归于头,而头之不可多灸,尤按经取穴者之所当究心也。

  【语译】至于头部是诸阳经所会集,各经络的总领,人们患头病的固然多,而我们应用灸法则应当区别。假如不诊察机理而加以多灸,怎能避免那头晕目眩、视力模糊的病症呢?不看部位而随便施灸,怎能避免那气血瘀滞不通,犯了肌肉单薄的禁忌呢?这说明各经络都会集到头,头部的不可多灸,尤其是按经取穴的人所应当注意的。

  【原文】 若夫灸之宜发,或发之有速而有迟,固虽系于人之强弱不同,而吾所以治之者、可不为之所耶【1】?观东垣灸三里七壮不发【2】,而复灸以五壮即发,秋夫灸中脘九壮不发【3】,而渍以露水,熨以热履,熯以赤葱,即万无不发之理,此其见之《图经》、《玉枢》诸书【4】,盖班班具载可考而知者。吾能按经以求其原,而又多方以致其发,自无患乎气之不连,疾之不疗,而于灼艾之理,斯过半矣。

  【语译】 象那灸治之后应当发为灸疮,发的时间虽然有早晚,这固然与病人的体质强弱有关,而我们作为治疗的人可以不为他们想方设法的吗?过去李东垣灸足三里七壮不发,后再加灸五壮就发了;徐秋夫灸中脘九壮不发,后来用露水搽,用热鞋底熨(此法不可取),用赤皮葱敷,那就没有不发之理。这是从《图经》、《玉枢》等书中看到的,可说是斑斑具载,可通过考证而知道的。我们能按照经络以追究其原理,又多方设法以促使其透发,自然不要担心气的不通贯,疾病的不能治愈。这对于灸法的道理可说是已掌握一大半了。

  【原文】 抑愚又有说焉,按经者法也,而所以神明之者心也。苏子有言【1】:一人饮食起居,无异于常人,而愀然不乐【2】,问其所苦,且不能自言,此庸医之所谓无足忧,而扁鹊、仓公之所望而惊焉者。彼惊之者何也?病无显情,而心有默识,诚非常人思虑所能测者。今之人徒曰:吾能按经,吾能取穴,而不于心焉求之,譬诸刻舟而求剑【3】,胶柱而鼓瑟【4】,其疗人之所不能疗者,吾见亦罕矣。然则善灸者奈何?静养以虚此心,观变以运此心,旁求博采以扩此心,使吾心与造化相通,而于病之隐显,昭然无遁情焉【5】。则由是而求孔穴之开合,由是而察气候之疾徐【6】,由是而明呼吸补泻之宜,由是而达迎随出入之机,由是而酌从卫取气、从荣置气之要,不将从手应心,得鱼兔而忘筌蹄也哉【7】?此又岐黄之秘术,所谓百尺竿头进一步者,不识执事以为何如?

  【语译】 而且我还另有说法,按经治病是基本大法,而将它运用得神妙还得靠心思。苏东坡曾经说过:有一人饮食活动同正常人一样,可是总表现得闷闷不乐。问他有什么不舒服,连自己也说不清。这种情况,庸医认为是不必忧虑的,而象扁鹊、仓公那样的高明医生看到却会吃惊。他们为什么会吃惊呢?因为疾病虽然无明显症象,而病人心中却有感觉,这的确不是一般人的思虑所能想到的。现在一些医家光是说:我能按照经络,我能取准穴位,而没有用心思去研究。这好比“刻舟求剑”、“胶柱鼓瑟”般执着固定,没有随着情况的变化而变化,那样能治疗别人所不能治的病,我看也是少有的了。那末善于灸治的人应当怎样呢?静心修养以达到虚心,多方观察疾病变化以运用这心思,广泛汲取知识以扩展这心思使自己的心思与自然界各方面相通。这样对于病情的或隐或显,明明白白地没有能逃过眼目。由此进一步研究穴位的开合,由此而观察气行的快慢,由此而明了呼吸补泻的适应,由此而通晓迎随出入的机理,由此而斟酌补法“从卫取气”、泻法“从营置气”的要领,不将是从手应心——从具体的运用归结到理论的认识,就象捕捉到了鱼兔可以弃掉捕捉的工具了吗?这个又是医家的秘诀,所谓百尺竿头更进一步——达到更高的境界,不知执事先生认为怎么样?

  (三)穴有奇正策

  【原文】 问:九针之法,始于岐伯【1】,其数必有取矣【2】,而灸法独无数焉。乃至定穴,均一审慎【3】,所谓奇穴,又皆不可不知也,试言以考术业之专工【4】。

  【语译】问题:九针的用法,最早见于《内经》,它的“九”数一定是有道理的吧,而灸法单独没有数字。至于定穴、针法和灸法都同样的要仔细考究。所讲的奇穴,又都是不可以不知道的。试谈谈这方面的问题,藉以考查一下你们学业的专工程度。

  【原文】尝谓针灸之疗疾也,有数有法,而惟精于数法之原者,斯足以窥先圣之心【1】。圣人之定穴也,有奇有正,而惟通于奇正之外者,斯足以神济世之术【2】,何也?法者,针灸所立之规,而数也者,所以纪其法【3】,以运用于不穷者也。穴者,针灸所定之方,而奇也者,所以翊夫正以旁通于不测者也【4】。数法肇于圣人【5】,固精蕴之所寓【6】;而定穴兼夫奇正,尤智巧之所存。善业医者【7】,果能因法以详其数【8】,缘正以通其奇【9】,而于圣神心学之要【10】,所以默蕴于数法奇正之中者,又皆神而明之焉【11】,尚何术之有不精,而不足以康济斯民也哉?

  【语译】平时曾经谈论过,针灸的治病呵,有“数”有“法”,而只有精通“数”“法”原理的人,才能够了解古代医家的思想方法;古代医家的取穴,有奇穴,有正穴,而只有通晓奇穴、正穴以外道理的人,才能够精通医疗技术。为什么呢?因为“法”是针灸所立的规矩,准则;而“数”是用来归纳概括这“法”,以便于不断运用的。穴,是针灸所定的方位,而奇穴是用来辅助正穴以备不时之需的。“数”和“法”都创始于古代医家,固然包含有“精”义,而取穴兼用正穴和奇穴,即是智慧和技巧的基础。善于针灸的人,如果真能在“法”的基础上又考究那“数”的道理,遵循正穴之外又通晓奇穴,对于深奥的医理的核心思想,蕴藏在数法奇正之中的,又都能领会明白,达到融会贯通,还有什么医术不能精通,而不能救济当今的人民呢?

  【原文】执事发策,而以针灸之数法奇穴,下询承学,盖以术业之专工者望诸生也【1】。而愚岂其人哉?虽然,一介之士【2】,苟存心于爱物【3】,于人必有所济,愚固非工于医业者,而一念济物之心,特惓惓焉【4】。矧以明问所及【5】,敢无一言以对。

  【语译】执事先生发出考题,用针灸的数法、奇穴等问题来下问学生,这是以学业的专工来期望我们考生啊,可是我怎么能算得上那样的人呢?虽然这样,作为一个普通的医生,如果能有心爱护人民,对人们是一定会有所帮助的。我当然不能算是擅长医术的人,只是一颗想助人的心特别恳切。况且因为有了执事先生的发问,岂敢没有一句话来回答。

  【原文】夫针灸之法,果何所昉乎【1】?粤稽上古之民【2】,太朴未散【3】,元醇未漓【4】,与草木蓁蓁然【5】,与鹿豕狉狉然【6】,方将相忘于浑噩之天【7】,而何有于疾,又何有于针灸之施也。自羲农以还【8】,人渐流于不古【9】,而朴者散、醇者漓,内焉伤于七情之动,外焉感于六气之侵,而众疾胥此乎交作矣【10】。岐伯氏有忧之,于是量其虚实,视其寒温,酌其补泻,而制之以针刺之法焉,癫痫的手术治疗方法继之以灸火之方焉。至于定穴,则自正穴之外又益之以奇穴焉【11】。非故为此纷纷也【12】,民之受疾不同,故所施之术或异。而要之非得已也【13】,势也。势之所趋,虽圣人亦不能不为之所也已。

  【语译】 那针灸的方法,究竟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呢?据考证,上古时候的人们,淳朴的本质还没有涣散,象醇酒没有被稀释,同各种草木一起,生长得很茂盛,同各种走兽一起,生活得很强健。正将忘怀在大自然,还有什么疾病可生,又有什么需要用针灸的呢?自从伏羲、神农以来,人们渐渐不同于上古时候了,朴实的本质涣散了,淳厚的质地淡薄了,内部由于七情的变动而受损,外部由于六气的侵袭而受害,这样各种疾病都交相发作起来了。岐伯他们忧虑这些情况,因此衡量人体的虚实、观察疾病的寒温,斟酌治疗的补泻,制服疾病用针刺的方法,接着又应用灸火的方法,至于定穴,则在正穴之外又增加了奇穴,不是故意把这些方法搞得复杂繁多啊,因为人们所患的疾病不同,所以施用的医术也要有所不同。总之,这是不得不如此,是出于事物发展的趋势。事物向前发展的趋势,即使是高明的人也不能不顺其规律来安排的了。

  【原文】 然针固有法矣【1】,而数必取于九者,何也?盖天地之数,阳主生,阴主杀【2】,而九为老阳之数,则期以生人【3】而不至于杀人者,固圣人取数之意也。今以九针言之:燥热侵头身,则法乎天,以为镵针,头大而末锐焉。气满于肉分,则法乎地,以为圆针,身圆而末锐焉。锋如黍米之锐者为鍉针,主按脉取气,法乎人也。刃有三隅之象者为锋针,主泻导痈血,法四时也。{}针以法音【4】,而末如剑锋者,非所以破痈脓乎?利针以法律【5】,而支似毫毛者【6】,非所以调阴阳乎【7】?法乎星则为毫针,尖如蚊虻,可以和经络、却诸疾也。法乎风则为长针,形体锋利,可以去深邪、疗痹痿也。至于燔针之刺【8】,则其尖如梃【9】而所以主取大气不出关节者【10】,要亦取法于野而已矣【11】。所谓九针之数,此非其可考者耶?

  【语译】 可是,针总是有它的取法的,它的数字一定取九数是什么意义呢?这是因为,天地的数,阳数主生,阴数主杀,而九是老阳之数,即最大的阳数,那是希望使人生而不至于使人死,这就是圣人采用九数的意义呀!现在就九针分别来说:燥热侵袭于头身部的病症,则效法于“天”,制造鑱针,头大而末端锐利(用于浅刺);气满于肉分的病症,则效法于“地”,制造圆针,针身和末端圆浑(用于摩檫);锋象黍米样尖锐的是鍉针,主要用于按脉取气,这是取法于“人”;针刃有三棱的是锋针,主要用于泻导痈血,是取法于“四时”。铍针,取法于“五音”,它的末端象剑锋,不是用来破痈脓的吗?圆利针,取法于“六律”,它的针身象牛尾,不是用来调阴阳的吗?取法于“七星”的是毫针,尖端象蚊虻,可以用来调和经络,祛除各种疾患。取法于“八风”的是长针,形体锋利,可以用来祛除深部病邪,治疗痹症痿症。至于大针的应用,它的尖端象竹棒,主要用来治疗深重邪气留止于关节的,其数字主要是取法于“九州 ”罢了。所讲的九针的数字,这不是可以考证的么!

  【原文】 然灸亦有法矣,而独不详其数者,何也?盖人之肌肤,有厚薄、有深浅,而火不可以概施,则随时变化而不泥于成数者,固圣人望人之心也。今以灸法言之,有手太阴之少商焉,灸不可过多,多则不免有肌肉单薄之忌。有足厥阴之章门焉,灸不可不及,不及则不免有气血壅滞之嫌。至于任之承浆也,督之脊中也,手之少冲、足之涌泉也,是皆犹之少商焉,而灸之过多,则致伤矣。脊背之膏肓也,腹中之中脘也,足之三里、手之曲池也,是皆犹之章门焉,而灸之愈多则愈善矣。所谓灸法之数,此非其仿佛者耶【1】?

  【语译】然而灸也是有取法的,为什么单单不详记它的数字呢?因为人的肌肉皮肤有厚有薄、有深有浅,灸法不可以一概使用,那就得随时变化而不可拘泥于规定的数字,这正是圣人所期望于人们的心意啊!现在就灸的方法来说,有手太阴经的少商穴,灸不可以太多,多了则不免犯肌肉单薄的禁忌;有足厥阴经的章门穴;灸不可以不足,不足则不免有气血壅滞的忧虑。至于任脉的承浆穴、督脉的脊中穴、手上的少冲穴、足下的涌泉穴,这些都象少商穴一样,灸得太多,就会导致损伤;脊背的膏肓穴、腹中的中脘穴、腿上的三里穴、手上的曲池穴,这些都象章门穴一样,灸得越多,效果越好。所讲的灸法的数,这不就是它的大概情况吗(这也可以说是它的近似情况吧)?

  【原文】 夫有针灸,则必有会数法之全【1】,有数法,则必有所定之穴;而奇穴者,则又旁通于正穴之外,是随时疗症者也。而其数维何【2】?吾尝考之图经,而知其七十有九焉。以鼻孔则有迎香【3】,以鼻柱则有鼻准【4】,以耳上则有耳尖,以舌下则有金津、玉液,以眉间则有鱼腰,以眉后则有太阳,以手大指则有骨空【5】,以手中指则有中魁【6】。至于八邪、八风之穴,十宣、五虎之处【7】,二白、肘尖、独阴、囊底、鬼眼、髋骨、四缝、中泉、四关【8】,凡此皆奇穴之所在。而九针之所刺者,刺以此也;灸法之所施者,施以此也。苟能即此以审慎之,而临症定穴之余【9】,有不各得其当者乎?

  【语译】凡是要掌握针灸,那就必须汇集数和法的全部内容,掌握了数和法,还必须掌握所规定的穴位,——其中的经外奇穴又是在正穴之外作了扩充,以备随时应变而治疗各种病症的。它的数字是多少呢?我曾经考证了针灸图书,了解到它有七十九个。如鼻孔内有内迎香穴,鼻柱上有鼻准穴,耳上有耳尖穴,舌下有金津、玉液穴,眉中有鱼腰穴,眉后有太阳穴,手大指有大骨空穴,手中指有中魁穴,至于八邪、八风穴、十宣、五虎穴、二白、肘尖、独阴、囊底、鬼眼、髋骨、四缝、中泉、四关穴——凡是这些都是奇穴所在。九针所刺的,刺在这些部位,灸法施行的,也施行在这些部位。如果能够就在这些方面谨慎仔细地研究,那末临症定穴之后,还有什么不得当的地方呢?

  【原文】 虽然,此皆迹也【1】,而非所以论于数法奇正之外也。圣人之情,因数以示,而非数之所能拘;因法以显,而非法之所能泥;用定穴以垂教【2】,而非奇正之所能尽。神而明之,亦存乎其人焉耳。故善业医者,苟能旁通其数法之原,冥会其奇正之奥【3】,时可以针而针,时可以灸而灸,时可以补而补,时可以泻而泻,或针灸可并举则并举之,或补泻可并行则并行之。治法因乎人,不因乎数;变通随乎症,不随乎法;定穴主乎心,不主乎奇正之陈迹。譬如老将用兵,运筹攻守【4】,坐作进退【5】,皆运一心之神以为之。而凡鸟占云鋟、金版六韬之书【6】,其所具载,方略咸有所不拘焉【7】。则兵惟不动,动必克敌;医惟不施,施必疗疾。如是虽谓之无法可也,无数可也,无奇、无正亦可也,而有不足以称神医于天下也哉!管见如斯【8】,惟执事进而教之【9】。

  【语译】虽然这样,这些都不过是具体的规定,而不是用来阐明数法奇正之外的理论。古代医家的意思,借数来表示,而不是数所能限制;借法来显现,而不是法所能拘泥;用定穴来传教,而不是正穴奇穴所能全部包括。精通明了这些,只是在于人们自己罢了。所以,善于行医的人,如果能够互相贯通那数法的本原,领会奇穴正穴的奥秘,可以针的时候针,可以灸的时候羊癫疯能治好吗灸,可以补的时候补,可以泻的时候泻,可以针灸同用的时候同用,可以补泻并行的时候并行。治法根据病人来定,不是根据数来定;变通随症而异,不是随法而异;定穴按照辨证思考的结果,而不是按照奇穴正穴的陈规。譬如老将用兵,筹划攻守、动静、进退,都是运用全部心思来进行的。凡是鸟占云鋟,金版六韬一类兵书,那上面所具体记载的,策略方法都有不必拘泥的。因而兵马不发动就罢,发动了必能战胜敌人;医药不施行就罢,施行了必能治疗疾患。象这样,虽然说它无法也可以,无数也可以,无奇无正也可以,还有不足以称为天下的神医的么!这些是我片面的、浅薄的见解,希望执事先生进一步给予教导。

  (四)针有深浅策

  【原文】 问:病有先寒后热者,先热后寒者,然病固有不同,而针刺之法其亦有异乎?请试言之!

  【语译】 问题:疾病有的先见寒证后出现热证,有的先见热证后出现寒证,这在疾病本身当然有着不同,那么针刺的方法是否也有差异呢?请试着谈谈这方面的道理。

  【原文】 对曰:病之在夫人也【1】,有寒热先后之殊;而治之在吾人也【2】,有同异后先之辨。盖不究夫寒热之先后,则谬焉无措【3】,而何以得其受病之源;不知同异之后先,则漫焉无要【4】,而何以达其因病之治。此寒热之症得之有先后者,感于不正之气,而适投于腠理之中;治寒热之症得之有后先者,乘其所致之由,而随加以补泻之法。此则以寒不失之惨【5】,以热则不过于灼【6】,而疾以之而愈矣。是于人也,宁有不济矣乎【7】?请以一得之愚【8】,以对扬明问之万一【9】,何如?

  【语译】 回答道:疾病发生在人们的身上,有先寒后热,先热后寒的不同,而运用治疗方法的医生,则要注意同治、异治、先治、后治的区别。因为不分清寒热出现的先后,就会昏乱得无从着手,那还凭什么来弄清发病的原因;不知道同治、异治、先治、后治的区别,就会散漫得没有要领,那还靠什么达到因病施治。这寒热症候的出现有先有后,是由于感受邪气正好侵袭人体腠理之中;治疗寒热先后症候,则要根据它致病的原因,随证采用补泻的方法。这样就可使寒证不致到了惨寒,热证不致过于灼热,疾病随着转向痊愈了。这样对于人们岂不是有了益处了吗?请让我拿肤浅的见解来回答您高明的问话的万分之一怎么样?

  【原文】 盖尝求夫人物之所以生也,本之于太极【1】,分之为二气【2】。其静而阴也,而复有阳以藏于其中;其动而阳也,而复有阴以根于其内。惟阴而根乎阳也,则往来不穷,而化生有体;惟阳而根乎阴也,则显藏有本,而化生有用【3】。然而气之运行也,不能无愆和之异【4】;而人之罹之也【5】,不能无寒热之殊。是故有先寒后热者,有先热后寒者。先寒后热者,是阳隐于阴也,苟徒以阴治之,则偏于阴,而热之益炽矣【6】;其先热后寒者,是阴隐于阳也,使一以阳治之,则偏于阳,则寒以之益惨矣。夫热而益炽,则变而为三阳之症【7】,未可知也;夫寒而益惨,则传而为三阴之症【8】,未可知也。而治之之法,当何如哉?

  【语译】 平时曾经探讨过生物之所以能生存,大概是起源于太极,由太极分而为阴阳二气。那主静而属于阴的一边又包含有阳,那主动而属于阳的一边又包含有阴。只因为阴中有阳,所以能运行不止,生长变化有了基础;只因为阳中有阴,所以能表现和贮藏有根柢,生长变化能发挥出作用。可是阴阳二气的运行不可能没有正常和失常的变异,当人们感受病邪得病之后,不可能没有寒热症象的差别。所以有的出现先寒后热,有的出现先热后寒。先寒后热,是阳症隐藏于阴症之中,假如只从阴症去治,那就偏于治阴,热象会更加明显起来成为炽热。先热后寒是阴症隐藏于阳症之中,假如只从阳症去治,那就偏于治阳,寒象也会更加明显起来成为惨寒。热而又热,会变成三阳的重症;寒而又寒,会变成三阴的重症,其变化是说不定的。那未治疗的方法应当怎么样呢?

  【原文】 吾尝考之图经【1】,受之父师【2】。而先寒后热者,须施以阳中隐阴之法焉;于用针之时,先入五分,使行九阳之数,如觉稍热,更进针令入一寸,方行六阴之数【3】,以得气为应。夫如是,则先寒后热之病可除矣。其先热后寒者,用以阴中隐阳之法焉:于用针之时,先入一寸,使行六阴之数,如觉微凉,即退针渐出五分,却行九阳之数,亦以得气为应。夫如是,则先热后寒之疾瘳矣【4】。夫曰先曰后者【5】,而所中有营有卫之殊;曰寒曰热者,而所感有阳经阴经之异。使先热后寒者,不行阴中隐阳之法,则失夫病之由来矣,是何以得其先后之宜乎?如先寒后热者,不行阳中隐阴之法,则不达夫疾之所致矣,其何以得夫化裁之妙乎【6】?

  【语译】 我曾经考查过针灸图书,并接受了祖、父和师长的教导。对于先寒后热的病症,应当施用阳中隐阴的刺法:在用针的时候,先进入五分深度,行使紧按慢提九数,如果病人觉得有轻度热感,再进针到一寸深度,行使紧提慢按六数,以取得感应为准。经过这样治疗,那就先寒后热的病症可望消除了。对于先热后寒的病症,应当施用阴中隐阳的刺法:在用针的时候,先进入一寸的深度,行使紧提慢按六数,如果病人觉得有轻微凉感,就可退针到五寸深度,改用紧按慢提九数,也是以取得感应为准。经过这样治疗,那就先热后寒的病症可望痊愈了。那症候之所以表现出有先有后,是因为病邪的侵犯部位有营分卫分的差别;有寒证有热证,是因为感受的经络有阴经阳经的区分。假使对先热后寒的病症不施行阴中隐阳的刺法,那就违反了病因,拿什么来与先后的病症相适应呢?假如对先寒后热的病症不施行阳中隐阴的刺法,那就对不上病因,拿什么来做到掌握灵活变通的妙法呢?

  【原文】抑论寒热之原【1】,非天之伤人,乃人之自伤耳。《经》曰:“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自人之荡真于情窦也,而真者危【2】;丧志于外华也,而醇者漓【3】;眩心于物牵也,而萃者涣【4】;汩情于食色也,而完者缺【5】;劳神于形役也,而坚者瑕【6】。元阳丧【7】,正气亡,寒毒之气乘虚而袭。苟能养灵泉于山下出泉之时【8】,契妙道于日落万川之中【9】,嗜慾浅而天机深,太极自然之体立矣。寒热之毒虽威,将无隙之可投也。譬如墙壁固,贼人乌得而肆其虐哉【10】?故先贤有言曰:夫人与其治病于已病之后,孰若治病于未病之先【11】。其寒热之谓欤。

  【语译】 再说寒热的原因,不是自然界的伤害人们,主要是人们自己在损害自己罢了。《素问·评热病论》说的:“邪之所凑,其气必虚。”自从人们放荡元真之气于情欲方面,造成真气损耗;把意志消磨于外界的繁华,醇朴的本质变成浇薄;心思眩惑于事物的牵累,充沛的精神趋于涣散;情趣沉没于食欲,完备的体质出现亏损;劳神于操劳奔波,坚强的体格渐致脆弱。元阳丧失,正气消亡,寒气病邪就会乘虚侵袭。假如能够保养肾水在人刚成长的时候,契合“水火既济”的妙理,嗜欲淡薄而生机充沛,顺乎太极自然的机体建立了起来,寒热病邪的危害虽大也将会无隙可乘了。譬如像墙壁坚固,盗贼怎么能够逞肆他们的疯狂呢?所以古人有过这话:人们与其治病于得病之后,何如防病于未得病之前。那也是对外感热病来说的呵。

上一篇:中考语文文言文《扁鹊见蔡桓公》专项练习

下一篇:《雪赋》原文及译文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