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伤感文章 >

上海痴情女孩 爱得像飞蛾扑火一样法制

时间:2021-07-09来源:宋朝文学网

他和她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

  90年代初期,上海的出国潮让她为爱背债

  为了这份痴情,她竟飞蛾扑火……

  男友出国 她为爱背债

  二十年前,王雯和方惠军在虹桥机场的候机大厅里依依不舍,王雯拿出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放在了方惠军的手上。“这是什么?”方惠军有些诧异。“你打开看看就知道了。”方惠军缓缓地打开盒子,里面是一撮头发。在中国,头发自古以来就是女孩子对情人爱的表达,青丝亦为情思,是相思之物。女友的这一片深情,让方惠军感动不已,他红着眼眶说:“因为你,我这次才能出国,我不会忘记的……”王雯捂住了他的嘴巴,不让他继续说下去,“为了你,我什么都愿意。”两人紧紧地依偎在了一起。

  男男女女之间真的有痴情故事,王雯就是这样一个痴情女子,可以为了心爱的人飞蛾扑火。或许,这个世界上,有的痴情是没有道理的。

  王雯和男友方惠军从小生活在上海的郊区,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小时候,一次王雯独自走在小河边,突然发现脚边有一条小蛇,她吓得惊叫起来,“蛇!有蛇!”在附近玩耍的方惠军,闻声而来,看到王雯站在那里,两手蒙住睡觉会抽搐是什么原因眼睛一动也不敢动,在她的不远处,有一条小蛇正在慢慢移动。

  方惠军赶紧找了一根棍子,把蛇压在了下面,安慰王雯说没事了。王雯移开双手,慢慢地睁开眼睛,看到救自己的这个男孩五官清秀,棱角分明,男孩关切的眼神一下子击中了王雯心底最柔软的角落。从那以后,王雯和方惠军常常在小河边“不期而遇”,两人的感情越来越好。

  1991年,两人已经渐渐长大,各自有了不错的工作。王雯在一家公司当财务,方惠军也成为了一家大型企业的职员。那个时候,正是出国潮高涨的时候,当时的人们把这个称为“洋插队”,方惠军也被这股潮流裹挟得有些动了心。一天,方惠军和王雯商量:“身边好多朋友都去日本了,我也想出去镀镀金,学点东西,让我们以后的生活更好些。”男友有着远大的抱负,愿意为了两人的将来而奋斗,这让王雯觉得很甜蜜,她立刻表示了支持。

  几天后,王雯陪着方惠军来到了一家出国留学的中介公司。中介公司的人见他们衣着简朴,善意地提醒说:“出国的费用不便宜哦,去日本要近十万。”王雯和方惠军愣住了,出国费用之高实在出乎他们的意料。90年代初期,一般人的工资才只有几百元,这些费用对两个刚刚工作的年轻人来说,无疑是笔天文数字。江苏专治癫痫医院两人咨询了些细节,拿了些留学资料,便匆匆离开了。

  回家路上,方惠军沮丧地表示,要不就算了吧,这笔费用对我们来说,实在是负担不起啊。王雯也觉得心情沉重,她低头看着手上的那些留学资料,看到资料上那些大学宽阔气派的校门,若是男友能够走进这样的学府,那该多好啊。看着男友失望的表情,她心里狠狠地对自己说,方惠军就是你的一切,一定要想办法帮他实现梦想!

  只是,王雯不过是一个普通的财务,每个月微薄的工资只有几百元。要筹集十万元这个天文数字,她又能想出什么办法呢?她就是这样痴情,居然想到去借高利贷。在一个朋友的介绍下,她找到了当地一个民间放高利贷的人,周建尧。周建尧细细打量了眼前这个女孩:“借十万?可以,但利滚利,你还得起吗?”“还得起!”王雯回答得义无返,她觉得只要自己今后努力赚钱,总能还得清。这时的她,自以为给了男友世界上最伟大的爱情,却不曾想过,这样的爱,已经迷路了。

  两个月后,王雯告诉方惠军,有办法让他去日本留学了。方惠军高兴得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一下子抱住王雯,反复地问着:“我没有听错吧?”看着男友兴奋的样子,王雯的脸上也绽放出了笑容。可是,兴奋过后,方惠军有些疑问,去日肇庆市治疗癫痫病的方法本的费用那么高,王雯怎么会有那么多钱?

  看出了方惠军的疑虑,王雯将头倚靠在他的肩上,柔声说,“这钱是我向一个亲戚借的。你去了日本后,为了我们的将来,要好好努力噢。”方惠军感动得直点头,发誓一定不会辜负她的期望。

  然而,方惠军怎么想得到,王雯口中的亲戚,竟会是一个民间放高利贷的人。如果他知道女友靠借高利贷让自己出国,他一定坚决反对。而痴情的王雯若是还有些理智,就不应该铤而走险踏出这一步,糊涂到去做借高利贷。她怎么也没有料到,就是这位“亲戚”,把她拉进了一个万丈深渊。

  错上加错 她用下身藏毒

  男友去了日本,而债务,却沉沉地压在了王雯瘦弱的肩膀上。事实上,还钱远远没有王雯想得那么容易。为了还债,王雯白天在单位上班,晚上到别人家里当钟点工,周末还给另一家单位兼职做账。一个人做三份差事,基本上从眼睛睁开,到晚上入睡,王雯都在不停地干活,她只恨自己分身无术。然而,即便这样,一个月下来也只有四五百元的收入,这些钱真是杯水车薪,只能勉强地还上高利贷那利滚利的利息。

  每当王雯累得筋疲力尽的时候,她都会闭上眼睛,想象着男友戴着学士帽的癫痫病可以用医保吗样子,想象着将来两人的幸福生活。顿时,她又提起了精神,埋头继续干活。

  日复一日,王雯每天回到家,都累得动也不想动。可即便这样,她还坚持一周给男友写一封长长的信,鼓励他好好读书,要把目光放长远。不要像有些人那样,到日本只是为了打黑工,只“留学”,不读书。有时,她还会在信里附上一张自己的近照。

  一次,方惠军收到信后,从日本打来电话,他心疼地说:“你瘦了,怎么会这么瘦,一定要注意自己的身体啊。”王雯在电话里故作轻松,“傻瓜,女孩都喜欢瘦,很多女孩还都在为减肥苦恼呢。”挂断电话前,王雯特意又嘱咐方惠军,要安心读书,钱的事情不用担心,那位“亲戚”不急着要的。

  第二年夏天,方惠军在日本读完了语言学校,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东京一桥大学。得知这一消息,王雯高兴得泪流满面,心爱的人真厉害,这可是一所多少人都梦寐以求的著名学府啊。只是,高兴过后,王雯有些发愁了。方惠军确实没有辜负自己的期望,主要精力都放在了学业上,在那里每天只打两个小时的工。只是,这些钱仅仅够维持他的生活费,那么,学费怎么办呢?王雯只好硬着头皮,再次向周建尧借了两万元,总算凑够了第一年的学费。

上一篇:我不是好人中国民间

下一篇:逝母和灵猫灵异鬼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