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诗歌大全 >

沈园绝恋_散文网

时间:2021-08-28来源:宋朝文学网

沈园绝恋

梁孟伟

公元1208年天的一个早晨,春如织,晨雾似烟。一位老人在家人的搀扶下,踉跄地走进绍兴城南的沈园。他的藤杖叩击着石板,白发戏耍着,目光流连着林园。由于常来沈园,那锦簇的花团,婀娜的杨柳,凌波的石桥,嬉水的鸳鸯,一切都是那样的熟悉。“人面不知何处去,桃花依旧笑春风。”岁岁春景依旧,年年佳人未至,但他依然寻找着那一缕芳魂,寻觅着那一剪倩影……

沈家园里花如锦,半是当年识放翁。

也信美人终作土,不堪幽太匆匆!

老人那低沉的吟哦,惊落一片片桃花梨花;那苍老的声音,激起一圈圈觳纹涟波。透过朦胧泪眼,潇潇春雨,老人还是看不见那幽怨的眼神,找不到那曼妙的身影,半个多世纪的幽梦,忡忡又匆匆……( 网:www.sanwen.net )

老人终于,美人早已化作尘土,夫妻终究阴阳两隔;老人已经感到,此行可能是最后的追寻,此诗可能是的绝唱。八十四年坎坷,满袖无处挥洒,相思满怀无地倾诉。1210年,他带着无穷的遗憾,无限的,翩然飞升到另一个世界,与自己的心上人相相亲,直到,这位老人就是陆游。

在我们的印象中,陆游“当年万里觅封侯,匹马戍梁州”,金戈铁马,气吞万里;“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悲壮雄奇,激情豪迈。但当你读完陆游写于沈园的十多首诗,直至八十四岁高龄写就的那首《》,又让我们看到了一个柔情似水、缠绵悱恻、真挚的诗人。

陆游唐婉的爱情,开始是老套的,表哥表妹,竹马青梅;才子佳人,终结连理。陆游二十岁时与唐婉成婚,婚后两人伉俪情深,相敬似宾。陆母逼儿休妻的原因,据宋史《陆游传》记载,“二亲恐其惰于学也,数谴妇,放翁不敢违尊者意,与妇诀。”原因竟是唐婉太美丽多情,小两口太甜蜜恩爱。陆母担心陆游沉溺于儿女情、温柔乡,不思进取,误了前程,更深层次是两人婚后三年,始终未见生养。于是陆母以“陆游婚后情深倦学,误了仕途功名;唐琬婚后不能生育,误了宗祀香火”为由,逼迫顺的儿子休妻。作为的陆游,虽然在面前苦苦哀告,百般乞求,终究动摇不了陆母的铁石心肠。最终陆游另娶王氏为妻,唐婉也被迫石家庄癫痫病治疗医院嫁给赵士程。

“使君自有妇,罗敷自有夫。”从此,一个博取功名,辗转仕途;一个夫唱妇随,平静度日。陆游和唐婉,仿佛参商二星,沿着各自的人生轨迹,忽忽又是十年。似乎永远不会相交的两人,却于一天偶然交集,演绎出一幕爱情传奇。

陆游29岁赴临安省试,名列第一;次年参加礼部考试,因名次居于主和派权贵秦桧孙子之前,又因不忘国耻“喜论恢复”,为秦桧所黜。公元1155年,陆游31岁,与唐婉分离十年后的那个。他邀约三五好友,一同游春赏景,试图排解心中的愁苦。在沈园,陆游意外地见到了唐琬,一瞬间两人心中的惊奇、激动、狂喜自然不言而喻,“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深情一瞥之间,是情、是怨、是思、是怜?把两人深埋在心底的万千思念点燃。此时的唐婉精神尚可,但比明显消瘦;临去一转的那轮秋波,幽怨万千竟无语凝噎。据记载,两人相见有多种版本。

几乎与陆游同时的南阳人陈鹄,其《耆旧续闻》记汴京故实及宋室南渡后言行甚多,其中就记叙了陆游与唐琬的那场邂逅,唐琬“遗黄封酒果馔,通殷勤”。陆游悲怅交集,写了有名的《钗头凤》一词,“其妇见而和之,有‘世情薄,人情恶’之句,惜不得其全阕。未几,怏怏而卒。”陆游之后数十年,周密在《齐东野语》中也有更详细的记载:“唐后改适同郡宗子士程。尝以春日出游,相遇于禹迹寺南之沈氏园。唐以语赵,遣致酒肴。翁怅然久之,为赋《钗头凤》一词,题园壁间。”不过,比周密大四十多岁的诗人刘克庄在他的《后村诗话》中,却是另一种说法:并无他人所述的遣致酒肴互通心曲的,而是“一日通家于沈氏园,坐间目成而已”。也就是囿于封建礼法,他们根本无法像人一样交谈致意,只能眉目传情。

在封建礼教森严的宋朝,我更相信刘克庄的说法。陆游虽有“蓦然回首,那人却在灯火阑珊处”的狂喜,却是“相亲相见知何日,此时此难为情”的无奈,却是“盈盈一水间,脉脉不得语”的无助,只能“相看泪眼情难说,别有人岂知”。因此陆游只能将万千忧思倾诉于新词,将满腔悲愤泼墨于墙上,他写得飘逸潇洒,秀润挺拔,终于留下了这首爱情绝唱《钗头凤》:

红酥手,黄籘酒,满城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

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癫痫病能好吗,莫!

陆游笔舞杨柳,诗惊池波,等到写完最后一个“莫”字,一掷柔毫,一声长叹,早已肝肠寸断,泣不成声。

“红酥手,黄藤酒,满城春色宫墙柳。”按刘克庄的说法,这样的描写并非眼前之景,而是之词,回忆往昔与唐婉偕游沈园时的情景:手臂的红润、酒的黄封以及柳色的碧绿,勾画出一幅色彩明丽和谐的画图。一句“东风恶”的转捩,由追昔而抚今,在同一空间把不同的情事和场景历历绘出:越是描写往昔夫妻共同的美好,就越发衬托他们被迫离异后的凄楚;越是用往昔的“红酥手”对比眼前的“人空瘦”,越能衬托出唐婉现在如山的如水的春愁。再加上上下两片最后的“错,错,错”和“莫,莫,莫”叠词的运用,更显得一唱三叹,荡气回肠,大有恸不忍言又不能言的情致。

不久,或许是的感应,或许是众人的传说,唐琬再临沈园,看到了陆游的那首题词,感慨万千,竟一病不起,那道脆弱的感情之堤再也承受不了感情巨澜的冲击,那颗七窍的玲珑之心再也经受不起爱情绝唱的震撼。最终愁怨难解,郁郁而终!病中,唐婉提笔和《钗头凤·世情薄》词一阕:

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乾,泪痕残,欲笺心事,独倚斜栏。难,难,难!

人成各,今非昨,病魂常似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此后,陆游心怀无限的悲伤,北上抗金,后转川蜀任职,风风雨雨数十年,依然无法排遣对唐婉的眷恋。他四十六岁入蜀,途经唐琬的江陵,“谒后土祠”,“求菊花于江上人家”,并赋《重阳》一诗以寄近愁远恨:

照江丹叶一林霜,折得黄花更断肠。

商略此时须痛饮,细腰宫畔过重阳。

《剑南诗稿》中写菊花的诗,多与陆唐爱情有关,如“秋花莫插鬓,虽好亦凄凉。采菊还挼却,空余满袖香”(《采菊》)即是。陆游二十岁时与唐婉新婚燕尔,两人采集菊花晒干作为枕芯,缝制了一对“菊枕”。为此陆游写了一首“菊枕诗”,作为他们夫妻新婚定情之作。这在他的《剑南诗稿》中有记录:“余年二十时,尚作菊枕诗。采菊缝枕囊,余香满室生。”虽然当时广为传诵,可惜却没能流传下来。陆游63岁时,有人送来菊花缝制的枕囊,触物伤怀,百感交集,他又写下两首“菊枕诗”,题曰:偶复来菊缝枕囊,凄然有感。采花作枕的场景还历癫痫病银川哪个医院好历在目,但曲屏深幌只是美梦一场;所写菊枕诗已蛛锁稿残,只有那清香一直缭绕在身边!

陆游66岁之后隐居故乡。回乡情更怯,不敢向沈园,但终究挡不住思念的脚步。第二年,已经满头白发的陆游再次来到沈园,这时秋风萧瑟,落叶满园。他步履蹒跚地来到当年题词的墙壁前,见那墙壁已是残砖断垣。字虽在,人已没!衷情向谁诉?弦断有谁听?只有以诗抒怀:禹迹寺南,有沈氏小园。四十年前,尝题小阕壁间。偶复一到,而园已三易主,读之怅然。

枫叶初丹槲叶黄,河阳愁鬓怯新霜。

林亭感旧空回首,泉路凭谁说断肠?

坏壁旧题尘漠漠,断云幽梦事茫茫,

年来妄念消除尽,回向蒲龛一炷香。

诗人以河阳令潘岳自况,明写时光易老两鬂染霜,暗借潘岳《悼亡诗》表达对唐的思念。虽然各种纷思妄念消除殆尽,但对前妻的思念像不绝如缕的一炷清香。

75岁时,唐婉逝世四十年,陆游旧地重游,“每入城,必登寺眺望,不能胜情”,写下《沈园》二绝句:

其一

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飞绵。

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

其二

城上斜阳画角哀,沈园非复旧池台。

伤心桥下春波绿,曾是惊鸿照影来。

在这两首诗中,那抚今追昔之感,至死不渝之情,海枯石烂之意,正如近人陈衍在《宋诗精华录》所述:“无此等伤心之事,亦无此等伤心之诗。就百年论,谁愿有此事?就千秋论,不可无此诗。”

嘉泰元年(一二○一),陆游七十七岁时作《禹寺》一诗:“暮春之初光景奇,湖平山远最宜诗。尚余一恨无人会,不见蝉声满寺时。”不久之后,他又有“禹寺荒残钟鼓在,我来又见物华新。绍兴年上曾题壁,观者多疑是古人”之句。

沧桑的是,鲜活的是;老去的是躯体,不老的是思念。沈园,成为陆游情感世界的一方神殿。每年春天,他必往沈园凭吊唐婉;每次凭吊,一定写诗作词寄情抒怀,后来就索性住在沈园附近。81岁那年,陆游沈园,及醒让家人掌灯,奋笔挥毫在素笺上写下《梦游沈家园》。82岁的陆游对唐琬仍是念念难忘,又写下:

城南亭榭锁闲坊,孤鹤归来只自伤。河南癫痫病医院哪个好

尘渍苔侵数行墨,尔来谁为拂颓墙?

时隔一年,他在八十三岁时作的七律《禹词》中,再一次叹息:“故人零落今何在?空吊颓垣墨数行。”就在第二年,陆游知道自己终将老去,行将结束,还一步一挪地来到沈园,再作《春游》诗表达对唐婉的思念。

大家知道,陆游绝非“开辟鸿蒙,谁为情种”的贾宝玉,也不是与妻一同殉情的焦仲卿,他首先是“亘古男儿一放翁”:陆游是“夜阑卧听风吹雨,铁马冰河入梦来”(《十一月四日风雨大作》)的陆游,陆游是“胡未灭,鬓先秋,泪空流”(《诉衷情》)的陆游,陆游是“楼船夜瓜洲渡,铁马秋风大散关”(《书愤》)的陆游,陆游是“失衣卧枕戈,睡觉身满霜”(《鹅湖夜坐书怀》)的陆游,陆游更是“上马击狂胡,下马草军书”(《观大散关图有感》)的陆游。陆游的一生是的,陆游的一生是专情的,这两种感情,恰似两条花飞浪卷的激流,一同奔泻到他生命的终点。前者,是那首流传千古的《示儿》;后者,则是临终前一年的《春游》。

翻阅五十卷的《剑南诗稿》,你会发现陆游近万首诗词中,竟无一之语语及母亲,亦无一爱情之篇献给续妻王氏,却有几十首诗献给唐婉,诗词从三十一岁写到八十四岁,思念从离异一直延续到死去。所以从这个意义上说,唐婉是不幸的,又是的;沈园是凄惨的,却是美丽的。其实陆游与王氏一生融洽,王氏还为陆游生育了五个儿子。直到七十一岁,也就是陆游七十三岁时,王氏才逝去。在王氏生前,也许陆游的爱情已随唐婉的早逝而灭。但他尽到了一个做丈夫的,对王氏无愧于心,陆游绝大部分纪念唐婉的诗都写于王氏故去后。

陆游唐婉的生死恋之所以分外动人心弦,是因为恋情的真挚、热烈与恒久,已经超乎男女性爱与夫妻伦理之上,成为一种与精神相感应、相慰藉的爱情悲剧。但这种爱情悲剧又以国家山河破碎的大悲剧为背景,陆游有儿女私情,更有民族大爱;他儿女情长,也非英雄气短,他是一位伟大的爱国者。他的诗集中爱情诗极少,大都是写给唐琬;他留下了大量诗篇,但在同一地点写下如此众多的并不多见。正因为这些催人泪下的故事和感人至深的诗篇,人们将沈园作为诗人的纪念地,也将沈园作为寄托情感的爱情园。

一个沈氏园,两首钗头凤,从此矗立在中国的诗坛,矗立在人们的心间。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张说《论语》·连载348] 张说《论语》·连载34818.3,齐景公待孔子,曰:“…

下一篇:孤单的夜,谁人又在哭泣!_散文网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