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通网

当前位置:首页 > 长篇小说 >

《戈达尔传记》:安德烈・巴赞经典电影

时间:2020-09-14来源:宋朝文学网

没有朗格卢瓦的资料馆提供的电影资料,戈达尔或许就成不了才:朗格卢瓦编辑放映电影的方法别具一格,然而没有安德烈·巴赞的哲学思想和批判思维,朗格卢瓦的成就是难以想象的。萨特和罗默都在一定程度上证明了法国体系的一批最优秀的产儿正运用他们的智慧来实践这门“20世纪的艺术”,不管他们使用怎样非传统的方式,巴赞是唯一一个以极大的热情和责任感选择了教师职业,而最终决定将他的事业与电影完全挂起钩来的例子。对巴赞来说,和其他人一样,1940年夏是他中一个重要的转折点。巴赞出身于小资产阶级家庭,从法国的教育体系中顺利地脱颖而出。值得注意的是,他不是毕业于于勒姆路上的巴黎高等师范学校,而是去了它的姐妹学校圣克鲁高等师范学校—至少部分是因为圣克鲁更重视教育学。对巴赞来说,教学不是一件令人不胜其烦的琐碎活儿,而是以追求知识为目的的:他认为教师既是他所置身其中的社会传统的承载者也是它的破坏者。这正是对他献身教育事业的一生的最好表达。他的这种信念来自更广意义上的天主教行动主义的影响,它从社会的角度来理解宗教上的救赎。对巴赞影响最大的思想家是埃马纽埃尔·穆尼耶(EmmanuelMounier),一位极富魅力的,他创办的《精神》(Esprit)杂志是信仰天主教的知识分子的一个重要论坛。穆尼耶本人也是法国教育体系培养出来的优秀人才,而他决定在这个体系之外开展自己的教育事业。在巴赞的时代,《精神》杂志是知识界的一个中心。值得庆幸的是,《精神》杂志是30年代唯一一本严肃对待电影的杂志。它的主要撰稿人是罗歇·莱纳特(RogerLeenhardt),是《电影手册》的“教父”。230年后的1964年,戈达尔在电影《已婚女人》中把他刻画成了仅存的饱含希望的声音之一

莱纳特作为一个老人代表未来在讲话,称赞对新事物的真切追求和真心投入,不管这个过程有多艰难。他在戈达尔的电影中可以被树为权威,因为年轻时随着有声电影的出现他并没有随波逐流地去诋毁电影这个新生事物。许多人认为,一战的发生是由于交战双方出现了致命的误解,因此世界需要一种通用语言,而声音的出现则为通用语言的设想敲响了丧钟。对另一些更侧重审美的人来说,声音使电影陷入了现实主义的泥潭,而无声的画面却能超越这个泥潭。几乎所有人都明白,即使是小成本的有声电影,预算也会比以前大大增加,这就意味着电影不可避免地被套上资本运营的节奏和压力,最终会遭到毁灭性的打击。一小撮知识分子曾对把电影称作是人类已知文明的终结的说法不以为然,而现在他们也加入了铺天盖地的声讨浪潮中:轻蔑、误解和憎恨构成了当时知识界对电影的普遍态度对莱纳特来说,声音的出现是技术上的进步,它能使电影更全面地发挥它与现实相关联的功能,更好地反映社会的进程。他指出,真正急需的是一批有鉴赏力的电影观众,他们的要求会促使优秀电影的产生,否则电影工业会选择不断重复以往的模式以确保利润的回收。巴赞把这点铭记在心,这也正是《电影手册》的核心任务。在电影批评已经对电影工业不再构成任何压力的今天,这类想有意识的抽搐是不是癫痫?法听起来不免过于乐观。但在1975年《大白鲨》(Jaws)放映之前,即使再重要的影片也是先在大城市里小心翼翼地放映,评论界的反映虽然是小范围的,但也是电影界考虑的一个重要因素。在当今以市场营销和发行量为主导的电影业界,莱纳特所倡导的策略显然已失去了作用;但在电影产生初期的法国,这个策略实现了它的目的,对法国电影业的某个组成部分施加了影响

菜纳特在《精神》杂志上连续五期为电影观众刊登了一篇小小的入门读物,向大家说明了解电影技术如何能使人更全面地理解和欣赏电影。巴赞最初在法国解放运动的民众组织中也制订了这样的计划,并且后来大加推广,再后来的《电影手册》也是如此。但在战前电影对巴赞来说只是众多的知识和文化活动中的一项,任何一个好的教师都应该关注。他对电影进行更进一步的研究是在战争开始后,他被派到了波尔多附近,和居伊·菜热(GuyLeger)成了好朋友。莱热的拥有多家电影院,于是这两个年轻的士兵一起免费观看了数不清的电影。莱热把他所掌握的电影知识讲给巴赞听。1940年夏法国的战败对巴赞来说一样意义十分重大。毫不夸张地说,如果他不是像同时代的年轻人一样对新成立的维希政府和它在法国的统治感到强烈的反感,很难想象他会积极投身到电影中去。巴赞在1941年的教师招聘会考(教师职业资格考试)口试中由于突发口吃而失利,如果不是因为这种反感,他可能会在第二年再次参加考试,来扭转职业道路上一时的挫折。然而这次失利让巴赞决心不在这个腐朽的政治体制下工作。第二年,他加入了索邦大学里的一个青年组织文学沙龙,并且创办了一个电影俱乐部。年之内他找到了自己真正的事业。阿伦·雷乃(Alainresnais,他后来的电影《广岛之恋》[Hiroshimamonamour成为“新浪潮”的重要代表作之一)很快成为这个俱乐部的积极参与者,他甚至将自己的9.5毫米放映机和收藏的德国表现主义影片借出,为的是听巴赞雄辩有力、热情洋溢的讲评:

放映结束后,总会有六七个影迷围着桌子坐下来讨论那部电影而巴赞是话最多的人。雷乃惊奇于他能在每个新的影片的基础上构思出一套全新的评论。巴赞的灵感不断闪现,他不但会说到表演、剪辑或者灯光技巧,就像严肃的影评人都会做的那样,他还关注分镜头脚本和空间建构。每一部影片似乎都能给他以灵感,的确,有再多的电影他也看不够。巴赞加入文化沙龙时除了对电影感兴趣外,对动物文学和哲学也一样感兴趣。而到了1943年,电影已经成为他的至爱,伴随了他一生,并且影响了后来他遇到的所有人。

巴赞从此开始了他为之奋斗一生的事业:用电影批评来促进电影质量的提高。从1943年起,巴赞就认定电影批评是电影质量真正得以提高的必不可少的因素。他深信,在其他条件都相同的情况下,观众更愿意看部相对更好的影片,但问题是有时制片人自己都不了解他们的艺术传统和它将造成的影响。当声音到来时,知识分子纷纷抛弃了电影业,电影俱乐部和电影杂志纷纷倒闭,这种灾难性的局面必须有人来扭转。而北京军海癫痫病医院预约巴赞差不多是单枪匹马上阵,开始挽救危难局面。巴赞的行为在法国解放后的岁月里起到了重大作用。从德国到摩洛哥,他鼓励建立了一大批电影俱乐部,激发了拉丁区的知识分子和巴黎郊外工厂中的工人对电影的热情。最主要的是,他在发行量巨大的日报《自由巴黎人》( Le parisien libere)上长期开设专栏,定期为《观察家》( Observateur)周刊写文章,还为《精神》等杂志写长篇文论。

巴赞的文章是神奇的,在批评史上很少有人能将细节、独特性—一比如某一部电影、某一个演员、某一个镜头等,与理论、普遍性的东西——比如电影史、现实主义的审美观等如此完美而平衡地结合起来,更不用说那是方兴未艾的电影批评了。他的每一篇文章都是他目的明确、铭记在心的战略计划的一部分:就是要提高法国电影的审美质量。巴赞的作品最终结集出版时,我们发现,在他为电影写作的短暂的15年中,他总共写出了约有15700篇有史以来最伟大的影评。如果人们还想了解巴赞对他的计划和他的每一位观众是多么地负责,那么我们这里还有一个发现:巴赞去世时没有留下一页草稿纸,没有一篇未发表的文章,也没有未写完的作品注解——他的所有知识都被源源不断地用在了他坚定不移的目标上,支撑着他从每日评论到回顾述评再到普遍意义上的审美思考。

在沿着这条路行进的早期阶段,巴赞写出了他最重要的一篇理论文章《影像本体论》( The Ontology of the Photographic Image)。这篇短文把电影放到文化的角度来审视,概括了从埃及墓葬艺术到声音在电影中出现前后4000年的历史。它对了解戈达尔的全部作品至关重要。用罗默的话来说,从纪录片《混凝土行动》到《老地方》( The Old place)的尝试,从惊悚片《筋疲力尽》到抽象的《爱的礼赞》,戈达尔的“定律”都是从巴赞的“公理”( somme)2中得来的。

巴赞把对现实主义的渴望放到了与死亡的抗争中。埃及古墓里的木乃伊和亡人的雕像代表了将时间停滞的欲望。然而这种借助于尸体永久不腐的对现实的欲望不同于艺术家用颜料探究色与形的现实主义欲望。中世纪的艺术混合了这两种欲望。视点画法的发明将绘画推向现实主义的轨道这里面就隐含了绘画的实际用途,即对世界有个模糊的映现。摄影技术的发明使绘画回归了它的本真面目,因为摄影借助它的精密技术呈现了一个真实的世界,这是绘画所不能比的。从现实物体到拍摄成像,期间的过程没有人的主体性的介入。要在胶片上呈现出一个神奇的世界,就需要有物体摆在摄像机前,而且最好摆成飞船撞上月球的样子。在巴赞为现实主义的辩护中,他没有争论电影再现社会现实的能力。他不是在争论劳伦斯·奥利弗(LawrenceOliver)扮演的亨利五世是不是真实的,而是说电影无疑在摄影机前呈现了劳伦斯·奥利弗扮演享利五世的现实。巴赞的论断之所以有如此的权威性,是因为人们终于明白了,电影制作者使用的原始材料被拍成了现实。从这个角度来看,纪录片和片之治疗癫痫病有哪些误区间没有区别。在所有的故事片中,导演的原始材料就是特定的演员在特定的场合表演特定的剧本。不明白这个“公理”,就无法读懂《电影杂志》上的文章,无法看懂罗默、里韦特和戈达尔的电影。当然他们几人之间存在着很大的差别。如果我们研究罗默的隐喻,那么可以看出他当真是三人中的几何学家他最关心个体在空间中的表达。里韦特似乎对代数很着迷,他审视角色和演员的表演,总在“值”和“变量”之间斟酌。而戈达尔则擅长算术,或者更好听一点说,是“数字理论家”,他把社会现实的“质数”加以变换转化成人们能看懂的某种模式。

巴赞批评的一个天才之处在于它始终紧跟着电影发展的脚步。然而如果没有战后两位导演奥逊,威尔斯( Orson Welles)和罗伯托,罗西里尼( Roberto rossellini)的所作所为,巴赞就不可能阐述出他的现实主义审美观。无疑,对巴赞和戈达尔来说,罗伯托·罗西里尼不管是在新现实主义初期(《罗马—不设防的城市》[Rome, Open City、《战火》[ Paisa和《德意志零年》[ Germany Year Zero]三部曲)还是在50年代,尤其是与英格丽·褒曼合作(《意大利旅行》[ Viaggio in Italia]、《火山边缘之恋》[ Stromboli])时期,都比奥逊·威尔斯更具有重要性。但巴赞是在战争刚刚结�|、围绕奥逊·威尔斯和他的《公民凯恩》与萨特本人争辩时才将他对电影的看法讲得最为清楚明白。

《公民凯恩》于1941年公映,碰巧正是美国参战的那年。因此它成了法国人在获得解放之前无法看到的数以千计的美国电影中的一部,直到1946年才在巴黎首映。萨特在1945年访问美国时看到了这部影片,于是他在那年8月的《法国银幕》杂志上发表了一篇短小而尖锐的文章,虽然承认该影片有些精彩之处,但总体上是言辞激烈的抨击。他认为这部电影的创作者忽视了美国电影的单纯天性,把故事设在了过去,而美国电影的全部意义在于表达现在。这个缺点是政治性的,它表明了美国知识分子是多么地脱离人民大众。1总而言之,萨特认为这部电影艺术气太浓,没有尽到自己应承担的社会责任

整整两年后的1947年夏,巴赞对此作出了回应。这时少年戈达尔在布封中学已度过了将近一年的时光。巴赞从不回避与别人的矛盾冲突,比如1950年他与共产党发生了争论,以及1954年他发表了特吕弗的言辞激烈的声讨文章《法国电影的某种倾向》( A Certain Tendency in French Cinema)。但他不像大多数法国知识分子那样喜欢摆出咄咄逼人的架势。

更引人注目的是,他似乎从不花时间研读尼采—从巴塔耶到傅柯,尼采一直都是愤怒却又无奈的知识分子最常用的精神寄托。在萨特的文章发表两年、电影公映一年后,巴赞发表了他的这篇文章,试图对有关《公民凯恩》的争论作一下总结。一些人认为这部电影是对传统的变革,另一些人则认为它是知识界的虚张声势之作。史学家乔治·萨杜河南癫痫医院哪家好,看这里尔(GeorgeSadoul)和萨特左派领导的共产主义分子把《公民凯恩》称作是徒有其表的骗局。巴赞的文章选取了电影中的两幕,向我们展示了威尔斯如何通过他的摄影师格莱格·托兰德(GreggToland)来完成一套全新的镜头组合方法。其中镜头的纵深度使威尔斯能够不按以往交叉剪接和反拍镜头必须采用的方式将动作置中拍摄。在《公民凯恩》中,事实对于观众来说并未言明,他们必须自己道出事实。在这里,实体论取得了历史性的进展。正如声音使现实生活更全面地展现在摄影机前一样,新镜头的使用也起了这样的作用它使我们的注意力不再局限于有限的视觉空间中,威尔斯的方法和技巧或者说他的风格,使我们体验到与拍摄对象之间的不同于以往的而且更深入的联系。巴赞的文章中隐含的观点是,用政治责任感这类概念来评价电影是毫无意义的,因为它忽视了电影的特性。艺术家的任务是在现实的各种矛盾冲突中再现现实世界,而不是将它放到一个已经塑好的模型中去。

解放后法国的政治不断发展,巴赞这样的立场就很难坚持下去。在战争刚刚结束的几年里,巴赞的作品通过一家名叫“劳动与文化”( Travailet culture)的电影俱乐部吸引了大批观众。这家俱乐部一直寻求为劳动阶级提供最好的文化娱乐活动。这项工作令巴赞兴奋不已,为此他甚至放弃了回到教育系统的机会—去新成立的电影技术高等学院(the nstitut des hautes etudes cinematographiques)就职。他决定放弃时一定没怎么为难,因为自巴黎解放以来,靠着给发行量巨大的报纸《自由巴黎人》做电影评论员,巴赞挣下了一笔钱,虽然数额不算大,但足以解决他当时的生计。对巴赞来说,通过战后的大众组织和新闻评论对人们实施电影教育的机会比参与到正式的国家教育系统中的机会更宝贵。然而,随着冷战的升级,那个时期伟大政治的希望破灭了。

随着马歇尔计划的出台以及共产党1947年从政府中撤出,到1949年的柏林危机,再到1950年朝鲜战争爆发,左右两派之间的争执被上升到苏联和美国之间斗争的高度。在这种形势下,法国共产党开始对解放以来在全国广泛建立的各种组织实施更加严密的控制。对许多人来说,这是个严重政治对抗的时代。法国左派的忠诚与效忠于苏联的需要之间发生了矛盾。这个矛盾在从事电影业的人那里表现得更强烈一些,或许还更简单一些。共产党的路线是明确的:美国电影是腐朽的资产阶级产物,真正的电影天才只能从当代的苏联电影中找到。而在苏联,爱森斯坦和普多夫金的继承者们正纷纷拍摄影片歌颂伟大领袖斯大林。实际上当时的好莱坞仍然处在传统电影时期,电影业兼容并蓄,尚未受到电视传媒的影响。而苏联的电影几乎无一例外地受了狂热的斯大林主义的感染。

《戈达尔传记》:家族历史(1)

上一篇:怀念那个躲在壁柜里的冬天校园故事

下一篇:幽默的段子,好笑的人!!!幽默笑话

人气排行
推荐内容
友情链接

声明 :本网站尊重并保护知识产权,根据《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如果我们转载的作品侵犯了您的权利,请在一个月内通知我们, 我们会及时删除。

好词好句网www.kj-cy.com为广大网友提供: 优美的诗句伤感的句子好词好句唯美的句子思念的诗句经典语句等学习生活资源。